如今看来,美国总统大选最后的悬念越来越小,福克斯新闻网全国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拜登仍然以52%比44%领先特朗普,特朗普想要重演2016年的“奇迹”,可能性越来越小。可谓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却很少相同!

  有着领先优势的拜登,已经提前进入了“总统身份”,针对中国制定了两条计策:

  1、拜登在韩联社英文版10月30日发表独家署名文章《走向更加美好未来的希望》做出承诺:将加强美韩两国之间的同盟关系,不会以撤军为由“敲诈勒索”韩国,通过“有原则的外交”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

  2、拜登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提到,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将会和盟国一起商讨对华关税问题

  这可以看做拜登为冲刺美国总统竞选,在军事和经济两个领域的做出的一次重要表态。也反映出一旦拜登当选,将采取和特朗普完全不同的对华军事与经济策略。

  

  在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内,由于其始终奉行“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政策,一直以“撤军”来要挟韩国,要求其承担更多驻韩美军军费的问题,并在此问题上狮子大开口。要知道在2019年韩国承担的驻韩美军开支为9.2亿美元,而美国却要求韩国承担50亿美元的军费,翻了5倍有余,文在寅在此问题上的毫无妥协,也使美韩之间产生了隔阂。

  

  在9月23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就尝试绕开美国,请求联合国协助正式结束朝鲜战争。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不仅仅发动贸易战挑衅中国,也得罪了美国的很多西方盟友,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都没有逃过特朗普“经济大棒”的毒手。法国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曾表示:“我们不能够理解,作为美国的盟友,我们会受到美国关税的打击。”

  特朗普的这两项政策,不仅仅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反而使美国从“遍地小弟”的局面,变成了“孤家寡人”。而相对于“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多少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已经从政半个世纪,三次参与美国总统竞选的“建制派”领袖,拜登显然要毒辣的多。

  

  10月26日,拜登接受美国CBS电视台《60分钟》节目采访时,就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作出了定义:他认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我们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将决定我们最终是竞争对手,还是说我们最终会陷入一场与武力有关的更激烈竞争中。

  显然,指望拜登上台改善目前中美关系的希望已经破灭,更具威胁的是,政治老道的拜登,更懂得如何通过经济和军事来打压中国。

  

  在安卫君看来,拜登针对中国的两条计策,比特朗普的“独狼”式围堵更狠,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是军事博弈方向或将转移。特朗普在任时,一直将主要精力放在“印太战略”的构建上,所以,今年中美之间的主要博弈的方向是在台海和南海方向,但是,这种策略显然是失败的。

  在台海方向上,美国虽然积极武装台湾,但是指望其能够担负起在第一岛链遏制中国的作用,只是痴人说梦,反而帮助中国实现了更加长效且具有威慑力的巡航。而在南海,除了美国和澳大利亚、日本等传统盟友反复“秀存在”,其他的东南亚国家都扮演起“小透明”的角色,根本不想在中美之间的博弈中选边站队。

  就连美国一直构建的“印太战略”,也被印度的“忽冷忽热”的态度弄得狼狈不堪。虽然自己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与印度达成了军事盟友才有的“三项协议”,帮助印度提高了武器的精确打击能力,但是,印度却一直在回避“关键问题”,避免被美国利用当枪使。

  

  而美国注意力的转移,也使得朝鲜半岛迎来了久违的“平静期”,此前,虽然朝鲜军人曾经在黄海南道康翎郡枪杀一名韩国公民,但是,金正恩却通过罕见的“道歉”举动,避免了朝韩两国关系的恶化,维护了“文金会”带来的和平成果。

  文在寅也通过请求联合国协助结束朝鲜战争的举动,竭尽全力避免由于美国介入带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复杂化。

  但是,拜登对于美韩关系的重视或将改变未来中美之间的军事博弈方向。相对于一心想要创建新战略(印太战略)的特朗普,拜登的表态,无疑在表示一旦当选美国总统,将会更加重视自己同东亚两个传统盟友(日本和韩国)的关系,弱化同“非盟友”国家的关系。

  而拜登更加重视韩美同盟关系,很可能会再次使朝鲜半岛的局势复杂化,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进程也将被打乱,终战更将遥遥无期。

  

  显然,拜登想要更加积极发挥韩国这个“前沿炮台”的作用,毕竟,在之前韩国就曾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导致中韩关系出现极大裂痕。而一旦美国选择更加积极的武装“韩国”,强化驻韩美军人数,朝鲜也必将拿出“必要”的反击措施,选项应该包括继续核武器研究。

  拜登更加重视同日韩等盟友之间的关系说明,一旦拜登当选之后,我们尤其需要注意在东海钓鱼岛方向和朝鲜半岛的局势变化,难保在美国的支持和怂恿之下,日韩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毕竟,此前特朗普刚刚退出《中导条约》,就打算在日本部署中近程导弹,只是日本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避免成为中美博弈的炮灰。但是,从日本新首相菅义伟上台之后的首访越南和印尼,以及参拜经过神社的举动来看,日本的“反华”态度是一贯的。

  在未来,我们不能排除拜登上台之后,会继续特朗普这种积极武装第一岛链的策略,挑动日本在钓鱼岛同中国的争端。这也意味着,拜登当选之后,中美之间地缘政治博弈的方向或将转向传统的东北亚地区。

  

  二是拉拢自己的盟国,共同商讨对华关税问题。显然,相对于“各家自扫门前雪”,热衷于“退群”操作的特朗普,拜登将会更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也更懂得如何保证美国的利益最大化,保证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号召力。

  在拜登的表态中认为,俄罗斯的军事是最大的威胁,中国是最终的竞争对手。这既反映出作为典型的建制派,拜登仍然持有着同二战时期相同的“先欧后亚”的观点,毕竟美国绝大部分重要盟友都位于欧洲。也反映出,拜登对于未来中美关系到底走向何方,持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虽然中国的崛起是全方位的,但具有“先经济后军事”的特点,中国军事实力的增强是伴随着经济发展而来。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俄罗斯的军事是欧洲最大的威胁,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影响力,却被很多欧洲国家视为一种挑战,此前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就被欧洲担心破坏所谓的“内部团结”。

  

  在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内,本着“全世界都欠美国”的心理,特朗普在关税问题上也没有放过自己的盟友,而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因为中国巧妙通过降低其他国家关税等办法,不但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反而导致很多美国传统北约盟友在经济上倒向了中国。美国在关税领域“全球树敌”所带来的压力,最终使得特朗普打电话主动向中国求和,贸易战彻底失败。

  显然,作为比特朗普更老道的拜登,更加明白,遏制中国崛起的最有效手段,并非军事围堵,而是经济打压,在这一点,拜登很清楚自己那些欧洲盟友最担心的问题。所以,在拜登的表态中,表达了会拉拢盟国,共同商讨对华关税问题。

  这并非意味着拜登放弃了“美国优先”,而是将采取更激烈,更隐晦、也更具威胁性的措施来围堵和打压中国,毕竟对如今的美国而言,冷战思维所带来的零和博弈思维(损人不利己),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主旋律,针对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做好思想准备。

  

  但是,拜登的想法恐难以实现,原因有二:

  一是在拜登对于未来中美关系的表态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将决定我们最终是竞争对手,还是说我们最终会陷入一场与武力有关的更激烈竞争中。”

  相对于已经经历了长时间对抗,甚至多次引发世界危机,相对更清楚对方底线的“美俄关系”,中美未来关系的走向完全是一个新课题。

  从目前的中美关系来看,虽然蓬佩奥仍然致力于通过访问印度、印尼等国构建围堵中国的“印太战略”,但是就在蓬佩奥“反华五国行”的同时,据路透社透露,中美在10月28日和29日,举行了首次危机沟通工作视频会议。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专门通过军事外交渠道澄清了“打算在特朗普总统选情出现不利时,使用MQ-9攻击型无人机袭击中国南海有关岛礁”的计划。并声称无意制造军事危机。

  目前看,美国虽然一再挑衅,积极武装同中国有争端的国家和地区,但是并无意将其扩大为直接的军事冲突,危机沟通工作视频会议,有助于帮助中美了解彼此的军事底线,中美之间的关系长时间内将会在军事领域保持“对峙”局势。

  

  二是拜登所设想的在经济领域的打压和围堵,恐难有作为。目前来看,被新冠疫情笼罩之下的世界,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主要经济体都陷入到衰退中,就在法国10月28日宣布全国“封城”来应对第二波新冠疫情时,德国也宣布了在全境范围实施“限制性隔离”的措施。

  这对于本已经遭遇“全球经济寒冬”的欧洲国家来讲,无疑更加雪上加霜。而中国作为唯一一个在全球疫情之下,实现“逆势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在2020年前7个月,也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可以预料到的是,新冠疫情之后,经济复苏将成为世界主要国家未来几年的基本需求,而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强心剂,必然成为这些国家度过难关的首要选择。拜登希望拉拢盟国,共同商讨对华关税的问题,恐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毕竟,中国同世界主要国家都保持着紧密的贸易往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有多少国家肯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损害自己呢?

  更重要的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的经济体系已经无比地完善和健全,拥有强大的内循环能力,这也意味着拥有了极强抗风险的能力,这一点,从中国在全球新冠疫情之下,经济逆势增长就可以看出。

  在有了特朗普“贸易战”的前车之鉴之后,如果拜登继续采取“贸易战”的方式来围堵中国,最后的结局也只能和特朗普一样,自取其辱。

  

  换句话说,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是伴随着美国的打压而成长,中国也通过和美国之间的对比,向世界表明了中国影响力的“和平”特征。美国一次次失败的背后,都只是在帮助中国加速走向世界,赢得更多的国际影响力。

  如果拜登仍然持有和特朗普一样零和博弈的思维,那美国就要准备承受更大的损失,和则双赢,分则两敗的道理,拜登和特朗普何时才能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