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媒报道,当地时间11月4日下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成功拿下关键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这使得他的累计选举人票达到264张,距离胜选所需的270张仅差6张。

  目前,仅有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佐治亚州、阿拉斯加州几个州的结果尚未公布。对于拜登而言,他只要赢下目前领先的内华达州,就将赢得270张选举人票。但对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而言,他需要赢下几乎所有这些州,才能赢得大选。

  面对这种局面,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动出击,开始以大选计票过程存在问题、邮寄选票存在欺诈等借口,试图改变在落后州的落后情况、及时稳住在领先州的领先情况。据美联社报道,11月4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先后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佐治亚州发起诉讼,要求当地停止计票,直至获得“有意义的权限”来观察和清点计票过程。

  另据CNN报道,特朗普团队已宣布,将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称该州一些地区计票“不规范”。还有消息人士称,若是佐治亚州出现拜登反超的情况,特朗普团队也将要求该州重新计票。此前,特朗普团队已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内华达州发起法律挑战,对邮寄选票提出质疑,要求对计票过程安排竞选观察员等。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特朗普一直在抨击邮寄选票,称其会导致大规模的“欺诈”。他还多次暗示将由联邦最高法院来决定最终的大选结果,由最高法院决定哪些选票应该计入结果等。分析认为,这也是特朗普在大选前急于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一个原因,他们希望扩大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比例,最终能在大选结果的判决中作出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

  但美国法律专家指出,特朗普无法在未提供有力证据的情况下,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干预大选结果或是停止各州的计票进程。换言之,特朗普希望通过最高法院“反败为胜”的可能性并不大。

  针对特朗普发起法律挑战的问题,新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律师张军,听他解读大选中的法律挑战问题。

  新京报:在美国大选中,什么情况下候选人可以就各州结果提出诉讼?

  张军:美国属于联邦制国家,各个州的法律规定都不大一样。但一般而言,如果竞选双方的得票数/得票率非常接近,那么各州可以根据自己的法律规定重新计票。一般而言,申请人需要承担机票费用。

  目前来看,在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的票数差距还是挺大的,原则上不太符合重新计票的标准。威斯康星州前共和党州长都说了,要在这个州重新计票估计是不太容易的。

  在其他关键州,特朗普有权利提出重新计票的要求,但法院是否会同意,还要看各个州本身的选举规定。在大部分州,如果双方差距较大,重新计票的可能性就不大。

  新京报:提出法律诉讼后的审理程序是怎样的?

  张军:虽然大选选举的是联邦总统,但各州对本州的选举过程和结果负责。因此原则上,即使有候选人对某个州的结果提起诉讼,一般到该州最高法院就结束了。当然,失败的一方也可以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但原则上,联邦最高法院会尊重各州的案例和判例,不会推翻州法院的判决。

  新京报:特朗普提出的法律挑战能否改变该州的选举结果?

  张军:特朗普竞选团队提出诉讼是他们的法律权利,但法院是否受理、是否会作出有利于他们的判决,得看他们是否能够拿出实际的证据来,譬如该州存在选票作假、该州临时改变选举规则等。

  目前并未看到特朗普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他提出诉讼的州在投票、计票过程中存在任何问题。也就是说,特朗普团队提出诉讼后有举证的责任,如果他拿不出证据证明他的控诉,那么法院也不大可能判他赢。

  新京报:特朗普提出的法律挑战和2000年的“小布什诉戈尔案”情况是否相同?

  张军:今年的情况和2000年的“小布什诉戈尔案”存在本质上的不同。2000年的大选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以非常微弱的优势战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赢得决定大选结果的佛罗里达州。由于两人得票率差距小于0.5%,戈尔提出重新进行人工计票,得到了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的支持。随后小布什紧急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要求禁止佛州进行人工计票。最终,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票数认定,佛州最高法院的判决违反了平等法律保护条款,推翻其重新人工计票的判决,将小布什送入白宫。

  简单点说,当年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的判决是改变了自己州的选举法律,因此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他们的判决。但今年的情况大不相同,目前来看,各州并没有出现当年佛罗里达州那样的情况,各州都按照既定的选举规则推进选举,没有临时改变相关规则。所以大部分的法律专家都认为,即使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他们也会尊重州法院的判决。

  新京报:如果诉讼案一路打到了最高法院,现在右倾明显的最高法院会作出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吗?

  张军:目前来看,特朗普可能会就某些关键州的选举结果提出法律诉讼,但若是双方得票差距很大,法院不会受理。即使受理了,州法院可能就会作出最终判决,不会打到联邦最高法院。即使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目前来看他们很可能也会尊重州法院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