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3日,美国迎来了2020年大选日。当天,美国各地还未投票的选民将前往投票站,投出自己的选票。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1月3日凌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些小镇已经开始投票,不久就公布了投票结果。在该州小镇迪克斯维尔诺奇(Dixville Notch),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得了所有5张选票;但在另一个小镇米尔斯菲尔德(Millsfield),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以16:5的票数领先拜登。

  
 

  新罕布什尔州小镇率先公布当地投票结果。/《时代》杂志报道截图

  当然,这两个小镇的结果只能代表这两个小镇,新罕布什尔州的最终结果,甚至于美国全国的选举结果,还需等待各地投票站开启、关闭、计票,之后再由官方公布。

  事实上,在大选日之前,已经有近1亿美国选民参加了提前投票,几乎占到了2016年大选整个投票人数的71%。在提前投票中,大约2/3选民采取了邮寄选票的方式,其余选民则选择了传统的到投票站投票的方式。美媒VOX指出,如此高的提前投票数,或许意味着今年的美国大选投票率将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这或许也将导致今年美国大选的计票更为艰难,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大选日当天很可能无法得出结果。

  美国提前投票到底怎么投?今年的美国大选对于华裔群体来说意味着什么?新京报记者就此连线采访了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华人律师张军和居住在马萨诸塞州的华人医生王医生,听他们谈谈他们的投票经过和对此次大选的观察。

  提前投票怎么投?

  新京报:能介绍下你投票的过程吗?

  张军律师:在加利福尼亚州,选民可以邮寄选票,也可以去提前开放的投票站实地投票。而我是结合了两种方式:在家中将邮寄选票提前填好,然后亲自前往投票站将选票交给工作人员。这么做的原因是,担心选票在邮寄过程中丢失或者无法及时寄到等。

  当天的投票非常快,因为是提前投票,投票站人非常少;投票站的疫情防控也做得不错,会提供口罩、消毒液、手套等。我从进去到出来,大概用了1分钟左右,非常快。大概一天之后,我收到了选务处的确认短信,说已经收到选票,将计入统计结果等。

  我身边的人大部分都选择了邮寄选票,但也有一些人会等到11月3日当天现场投票。不过从目前的趋势可以看出,今年的投票率会非常高。和美国整体一样,华人群体今年的投票热情也高涨了许多。但具体华人群体投票情况如何,还是得等投票结束才能知道。

  
 

  加州邮寄选票。/受访者供图

  王医生:在马萨诸塞州,邮寄选票的程序大概是,先在网上申请邮寄投票,各州市地方投票办公室确认身份后会把选票寄给选民,选民填写好之后,再寄回投票办公室就好了。我本人大概在三周前就已经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投票了。邮寄选票投票时关键是要确认投票人的信息,确保是本人投票。寄来的选票中附有回邮信封,填完了放进去投递出去就好了。

  我觉得今年美国大选的投票人数可能会非常高,因为目前美国国内分裂非常严重,在普通民众间,支持民主党和支持共和党的人几乎已经水火不相容,所以大家都坚持自己的意见前去投票。受疫情影响,应该绝大部分人都会通过邮寄选票或提前投票的方式投票,一方面是不愿意去投票场所排队,另一方面可能也会担心投票日当天来不及投票。

  如果是现场投票的话,和以往没有太大区别,就是静静排队等候,轮到自己的时候进入一个单人小隔间,投完票离开就好。

  今年大选有何特殊现象?

  新京报:今年的美国大选,你观察到了什么特别的现象?

  张军律师:我觉得今年的大选和往年相比有几个不同的特点:第一,在投票方面,往年也有邮寄选票,但一般来说是要缺席大选日投票所以提前申请邮寄选票,但今年不同的是,只要是加州登记选民,都会收到选举办公室寄来的邮寄选票,然后由选民本人决定是邮寄选票还是去实地投票。这可能也是今年投票率非常高的一个原因,因为也不用出门、不用付邮票、填完了寄出去就好,比以往开车到投票站排队投票方便了很多。

  第二,往年的选举大部分都聚焦在美国国内民生经济方面,譬如失业率、经济发展、股市表现等,但今年疫情可能会成为决定大选结果最重要的因素。现在很多人都在说,今年的选举与其说是支持拜登,不如说是对特朗普过去4年执政的信任/不信任投票。

  第三,今年的大选华人参与度很高。这或许是因为华人人数增加、参政意识增强,华人对于自身在美国的权益更加关注等。今年以来,因为疫情等原因,华人遭歧视、被攻击的情况增加,这更加增加了华人通过投票表达立场的意愿。此外,华人关心的子女教育、工作、生意等也受到很大影响,这让更多人会综合考虑投出自己的那一票。

  其实目前很多人最大的苦恼在于,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候选人。有的候选人可能在某些方面符合华人群体的期待,但在另一方面则是另一名候选人符合。所以有一些华人很焦灼。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投;还有些人则觉得,两位候选人都不喜欢,所以干脆不投票了。不过我们还是鼓励投票的,因为只有不断投票,才能让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好。

  王医生:在我看来,今年选举前的动员造势比以往更加疯狂。往年大选前是比较平静的,但今年特别支持特朗普和特别反对特朗普的两派闹出了很多事情,譬如之前有一个黑人焚烧投票箱,烧毁了好几张选票。还有一些特朗普的“死忠粉”在各地开着车、船表示支持。一不小心,支持者和反对者双方就会产生冲突。

  这一点也是很多人、甚至各级政府最担心的问题——大选结果出来后,失利的那方肯定会闹事,出现暴力骚乱的情况。目前政府也在为此事做准备,很多闹市区商场的玻璃橱窗都封起来了,防止到时候出现暴力打砸抢事件。

  大选最担忧什么?

  新京报:对于今年美国大选,你最担忧的是什么?

  张军律师:过去几年间,美国族群的对立和撕裂是最让人担忧的。今年的大选,如果一方大胜、一方大败,情况可能会好点儿;但如果在一些关键摇摆州,双方选举差距很小,大家会比较担心出现暴力骚乱、法律纠纷、双方支持者的冲突等。

  目前来看,当天出结果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一些州规定,大选日前不允许对邮寄选票进行开票计票。今年的邮寄选票已经有几千万了,这么多票要在当天计完还是很困难的。事实上,各州主导着该州的选举,一般规定需要州务卿完成计票、宣布一方在该州获胜,才是正式结果。但这个过程可能会需要很久。

  王医生:目前最令人担心的是大选结果出来到明年1月权力交接这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动荡不安。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败选,肯定会出现骚乱,但这个骚乱会蔓延至多大范围、持续多久、对社会造成多大的伤害,还很难说。

  实际上,以往美国人民对于政治并没有太大的兴趣,都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但这次这么多人投票,疫情是主要的影响因素。疫情、经济、社会矛盾等问题进一步激化了两党之间的矛盾,导致很多政治问题表面化了,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疫情期间,很多人在家中无事可做,所以更加关注各个层面的政治问题、社会矛盾等。关注度更高了,就容易和对立的一方产生冲突。

  这次大选对在美华人有何影响?

  新京报:今年美国大选对于华裔群体有何影响?

  张军律师:今年美国大选,不同的人获胜,美国未来一段时间走的路可能就不同。譬如在疫情、税收、环保、种族矛盾等问题上,特朗普和拜登的政策观点完全不一样。

  对于华裔群体而言,其实大家关心的问题都差不多,譬如教育、社会福利、医保、种族融合、社会治安等。可能就看一个人具体更关心哪方面,内心就会更倾向于哪个党派。

  王医生:我觉得这次大选不会对美国未来的走向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反而是前段时间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影响更大一些。因为最高法院在很多问题上有最终决定权,因此这9名大法官的政治倾向、社会意识形态倾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国的走向。目前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为6:3,这意味着未来几十年间美国会朝着保守方向发展,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胜选。

  在华裔群体这一块,我觉得得从利益再分配这个角度来理解。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税收、教育等方面的政策主张,在社会公正、社会资源分配方面都有不同的倾向性,哪个政党执政对于华裔群体是更有益的,可能就会得到更多的支持。